Skip to content

計劃

晴朗的星期六,一對新人的婚禮在進行中。

儀式完畢後,大眾到禮堂照相,傾談。

新郎吃了一件蛋糕,覺得不對勁,面上身上紅腫一塊塊,喉頭癢得很。

新娘新郎到了急症室,大夫說:是食物過敏,需觀察數小時。

眼看著籌備多年的10-10-10婚禮計劃泡湯,新娘一臉從容,說:我嫁的是他,只要他沒事,儀式計劃都不重要。

告密

星期天下午,媽媽在看書,爸爸修理車子,小姊弟靜悄悄地玩。

晚上,小姊姊到媽媽身邊說:我耳朵痛。

媽媽摸摸額頭,沒有發熱。

小女孩怯懦說:可能因為耳朵內有珠子,不知怎進去的。

爸爸又召來小弟弟,小姊弟中無人認帳,二人只直搖頭。

爸媽只好帶小女孩到急症室去。

大夫笑笑問小女孩,也是堅持不答。

爸媽說:想像他倆怎樣計劃,協議不告密,也其實真有趣。



責之切

男子一連數天覺得胸口不適。這天,決定到急症室驗查。

大夫看病以後說,需要再觀察幾小時。

男子眼中閃過一線恐惶,大夫安慰道:應該沒事的。

男子搖頭說:我不是怕留院,只是怕老婆到來之時。

我昨天沒跟她說不適。她知道我入院,一定氣得很。

他苦笑說:大夫,我就算現在沒事,她到來時都把我罵得半死了!

否認

女子在酒店當經紀十年,對酒店上下瞭如指掌。

一天,女子丈夫接到女子來電說:我記不起上班,該搭什麼號公車。

三星期後,女子對丈夫說:真奇怪,我忘記酒店餐廳電話,也不知道泳池在那層,幸好有同事搭救。

再幾天過後,女子問家人,怎麼電視機沒有聲響,是不是壞了。一站起來,一條腿完全不聽使喚,直跌下去。

家人送女子同到醫院,腦部掃描中,有顆乒乓球大小的腫瘤,壓著腦部正常細胞。

腦部專科大夫看到掃描,皺眉搖頭,對女子說:得趕快動手術,以免蔓延。

女子望望家人,想了想,說:我無事,不住院了。

大夫說:妳明白這重要性嗎?

女子說:我明白,腫瘤可以變大,可能其他部位受到影響。

大夫說:妳不現下動手術,拖下去會更差。

女子說:我現在不痛不癢,還未覺得需要治療,等我覺得不適才計劃吧。

家人和大夫,勸了又勸,丈夫聲俱淚下,女子只是搖頭。

急症室上下,只能無奈看著女子離去的背影,盼望她早日回心轉意。

機場內,年輕女子歡天喜地的迎接遠赴而來的父母。

在路上,大家輕鬆傾談女子的學業,健康,工作。

吃晚飯時,女子覺得肚子不適,大眾趕到急症室。

大夫測驗後,單獨和女子說:妳懷孕了,可是宮外孕,須今晚做手術。

女子眼眶紅了,抽泣的說:我未婚,父母不能知道我懷孕,你們要替我暪箸!要不我現在就走,不做手術。

兩星期後,父母回家,對其他家人說:那天真險!要不趕做盲腸手術,女兒真不知怎辦!

女子被測出患癌,大夫說,治癒機會不大,但有化療可以阻止擴散。

女子說,我信有奇蹟。接受化療等如放棄。

這一年,女子到各國尋覓用信念治療設施。

然後,女子開始感到不適,癌已擴散身體各處。

女子堅信用信念繼續下去,拒絕各種治療。

又有誰,可以打動,她這可移山的信念?


手機短訊

3:00pm (送出:甲):才睡醒。昨天的跳舞真好玩!今晚見。

4:00pm (送出:):心口不舒服,昨晚服了太多吧…嘻!

5:00pm (送出:乙):十五分鐘見。數量和上次一樣。

6:00pm (送出:甲和丙):買到了。丸子是粉紅粉藍,很漂亮。一人一份,記得付帳!

9:00pm (接收:甲和丙):今晚一定去狂歡!準時到,預備玩到天亮!

11:30pm (送出:甲和丙):我到了,門外有警車,入內才給你。

3:30am (送出:甲和丙):這裡是急症室大夫。你們認識女子丁嗎?她昏迷不醒,被送到醫院。請打電話來。我們要知道她服下什麼。

4:00am (接收:甲): 我不認識她。

4:10am (接收:丙):我不知她是誰。

6:00am (接收:母親):發生了什麼事?醫院打電話來,那真是你嗎?